閱文發布新使命愿景,基于網絡文學發力IP生態鏈

瑪哩戀萌鹿 · 2021-06-04 10:14:44 ·產品

6月3日,作為“新文創周”的啟幕,2021閱文年度發布會在上海中心舉行,閱文集團首席執行官、騰訊集團副總裁兼騰訊影業首席執行官程武宣布了“大閱文”戰略升級,明確閱文將基于騰訊新文創生態,以網絡文學為基石

6月3日,作為“新文創周”的啟幕,2021閱文年度發布會在上海中心舉行,閱文集團首席執行官、騰訊集團副總裁兼騰訊影業首席執行官程武宣布了“大閱文”戰略升級,明確閱文將基于騰訊新文創生態,以網絡文學為基石,以IP開發為驅動力,開放性地與全行業合作伙伴共建IP生態業務矩陣。

程武指出,在全新戰略下,網絡文學業務將著力夯實內容底盤,旨在培育出滿足更廣泛用戶需求的好作品,并給作家帶來更長期的收入;“大閱文”戰略推動IP生態鏈進入實踐環節,把人才、資源、不同內容業態有機結合起來,做好IP的頂層設計和落地開發。

同時,發布會宣布了“大閱文”的愿景:“為創作者打造最有價值的IP生態鏈,成為全球頂尖的文化產業集團”;及全新使命“讓好故事生生不息”,從創作和開發層面,讓好故事不斷誕生與延續。

閱文發布新使命愿景,基于網絡文學發力IP生態鏈

會上,閱文集團總裁、騰訊平臺與內容事業群副總裁侯曉楠,閱文集團副總裁、總編輯楊晨,閱文集團版權業務負責人、騰訊影業高級副總裁、騰訊影業電影業務總裁鄒正宇,閱文集團影視業務創作委員會聯席主席、新麗傳媒董事長曹華益進行主題發言,圍繞閱文在線閱讀業務和版權業務,系統闡述了過去一年的業務進展及未來戰略落地規劃。

“大閱文”:讓好故事生生不息

去年6月3日,閱文發布了行業第一個“單本可選新合同”,揭開了閱文升級再造的序幕。經過一年實踐探索,閱文重構了充滿活力的作家生態,收獲了超90萬新增作家及眾多知名作家的回歸;同時積極擁抱新文創生態,加快內容業態耦合,在網絡文學、動漫、影視等領域源源不斷地產生了爆款佳作。尤其是,騰訊影業、新麗傳媒、閱文影視緊密合作,搭建起了影視聯合生產體系的“三駕馬車”,其第二部作品《贅婿》接力《慶余年》,成為播放平臺最快熱度破萬劇集。

同時程武也表示,“文化產業的成功從來不是一蹴而就。因為文化產業的核心是創新,但創新最大的挑戰是要不斷試錯,要承擔失敗的風險!背墒斓腎P產業,已經通過整合優勢資源,對IP進行精準開發,有效地提高成功率并進行了產業擴容,但當前中國IP產業的工業化能力仍處在初級階段,亟需構建有自己特色的“IP生態鏈”來提質增效。

針對當前IP產業中,產業成熟度、IP運營能力、IP人才儲備上的諸多難題, “大閱文”明確,將著重發力三個方面:第一,激活創作者,挖掘、培育和助力更多IP產業中的創作者,包括作家、漫畫家、導演、編劇等等;第二,強化IP運營能力,通過加強中臺建設、聯合決策、委員會等方式,堅決實行IP“先規劃、再開發”;第三,構建視覺化能力,通過強健自身和外部合作,以動漫、影視為突破口放大IP影響力,并提出布局IP商品化和線下消費業態,探索“新藍!。

閱文發布新使命愿景,基于網絡文學發力IP生態鏈

程武宣布,“大閱文”的使命就是“讓好故事生生不息”,讓好故事不斷涌現的同時,也通過聲影漫游等多種形式豐富內涵外延,長久流傳。此外,“大閱文”首次將創作者置于愿景之中,通過成就創作者、成就IP,推動閱文成為全球頂尖的文化產業集團。

加大投入,網絡文學是“大閱文”不變的基石

作為“好故事”的重要源頭,網絡文學二十年歷久彌新,在作家、作品、讀者、商業模式等方方面面不斷刷新高度、煥發活力。

閱文發布新使命愿景,基于網絡文學發力IP生態鏈

2020年,網絡文學內容生態不斷注入新鮮血液,呈現出更年輕、更多元的特點,年輕作家和讀者已經成為平臺的中流砥柱。在2020年閱文平臺的新增作家中,近八成是95后,90后作家更是貢獻了超一半的在線閱讀收入。其中,90后作家老鷹吃小雞和賣報小郎君分別憑借《萬族之劫》和《大奉打更人》兩部作品,刷新網絡文學20年來的月票、訂閱紀錄。與此同時,讀者的年輕化也帶來了內容生態的新氣象。發布會公布,閱文旗下APP的活躍用戶70%在30歲以下,年輕人喜愛的二次元題材崛起,輕小說類型三年增長370%。年輕讀者熱衷互動,2020年,閱文“本章說”數量近億,對用戶人均閱讀時長的提升貢獻超32%,對用戶付費率的提升,貢獻超10%。

閱文發布新使命愿景,基于網絡文學發力IP生態鏈

此外,閱文對外公布了免費閱讀和創新業態的最新進展。內容上,2020年,閱文上線免費閱讀的創作站點昆侖中文網,及新媒體創作站點九天中文網,開啟內容的精準孵化和運營。渠道上,閱文加快了與QQ瀏覽器、掌閱等平臺的合作,并成立了免費小說聯合項目組。截至去年年底,閱文免費內容的平均DAU達1000萬。在今年,免費閱讀仍保持增長勢頭,第一季度作家數提升超30%,頭部作品數增長超20%。

侯曉楠指出,網絡文學是“大閱文”不變的基石與沃土,接下來網絡文學業務將加強投入,讓好故事、好作品源源不斷。在堅持網絡文學的情感內核的同時,閱文將重點以開放和連接的心態,在外部強化與QQ瀏覽器、微信讀書、掌閱等優秀伙伴的合作;在內部連接作家、作品與讀者,打造一個更具黏性、更社區化的閱讀平臺;此外,最重要的是,閱文將一如既往加大扶持力度,做好作家扶持與服務。

發布會上,楊晨提出,閱文將以“三個一倍”為目標,通過創作激勵、作品扶持、改編推薦等舉措,實現三年內,30歲以下青年新增簽約作家數量翻一倍、稿酬翻一倍、新晉大神翻一倍,通過扶持新作家、年輕作家進一步激活創作生態。

構建IP生態鏈,推動IP開發進入實踐環節

IP生態鏈的構建,是“大閱文”將重點發力的環節。會上,圍繞有聲、出版、動漫、影視、游戲、IP商品和線下消費業態等各個環節,閱文梳理了三級開發體系。其中,有聲和出版為第一級推動力,能夠豐富閱讀場景,以較輕量的方式為IP鞏固、拓展粉絲;動漫、影視和游戲是第二級推動力,并為IP提供視覺基礎,兼具 “放大器”效應;IP商品化和線下消費是第三級推動力,貫穿動漫、影視、游戲各類內容業態的衍生品開發,是“大閱文”未來的重要探索方向。

鄒正宇認為,要構建一個有影響力、生命力的IP,關鍵在基于長遠的開發規劃、發展策略進行開放合作,并在現場公布了有聲、動漫、游戲等領域的一系列進展。

閱文發布新使命愿景,基于網絡文學發力IP生態鏈

有聲方面,閱文與騰訊音樂集團、喜馬拉雅等平臺的合作,產生了多部爆款!洞蠓畲蚋恕酚新曌髌飞暇兩個月全網播放量破4000萬,評分高達9.6,《仙門走出的男人》全網播放量達35億,《贅婿》有聲作品播放量在電視劇熱播出期間也形成了非常強的IP聯動效應。閱文后續將會更多地與音頻平臺合作,進一步聯動頭部主播資源、探索創新合作形式。

出版方面,閱文和人民文學出版社等伙伴達成合作,對《慶余年》《擇天記》《山河盛宴》等一批優秀作品進行出版,天下霸唱新作《大耍兒》也將與閱文合作出版。

漫畫方面, 2020年宣布的“300部網文漫改計劃”預計今年同步開發《牧龍師》《穹頂之上》等100余部作品,和快看漫畫合作的第一批30多個網文IP也正在漫改中。

動畫方面,“大閱文”的動畫項目IP覆蓋傳奇物語、未來幻想、都市超能、青春探險、超燃競技、怦然心動六大系列,近期正在開發的已經超50部,包括《大奉打更人》《第一序列》《從紅月開始》《鬼吹燈》《全球高武》等等,合作平臺將覆蓋騰訊視頻、B站和愛奇藝等。

游戲方面,《斗羅大陸》《鬼吹燈》《詭秘之主》《凡人修仙傳》等IP授權改編的游戲將陸續上線。5月,閱文與《王者榮耀》合作“妙筆計劃”王者榮耀文學共創活動,由王者榮耀官方邀請閱文多位知名作家,基于《王者榮耀》的世界觀,表達作家們對王者英雄的理解,創作自己心中的王者英雄故事,創新合作方式。

影視方面,過去一年,“三駕馬車”更加深入、系統地切入IP影視化改編領域,《慶余年》《贅婿》影視化改編取得成功,《1921》《人世間》《心居》“時代旋律三部曲”也在籌備。

閱文發布新使命愿景,基于網絡文學發力IP生態鏈

曹華益指出,未來在“大閱文”戰略下,閱文的影視業務將堅持四大發展方向:精品化、系列化發展戰略,保證多元化選題;深化年輕創作力量的培育,挖掘有潛力的青年導演、編劇、制片人;注重影、視協同發展,原創內容、改編作品齊頭并進;擁抱創新,探索分賬劇、短劇等細分領域新發展。會上披露,2020年閱文與微視“火星計劃”合作的劇集獲得億級播放量。

商品化和線下消費方面,年初,閱文成立“IP增值中心”,將發力消費品供應鏈、全品類潮玩、線下實景消費三大賽道,加深與產業上下游的合作與聯動,F場,閱文宣布了劇本殺領域將與芒果TV、熹多文化、探案筆記等圍繞閱文IP做主題開發,并與萬代等合作伙伴開發盲盒玩具等。

“大閱文”的探索,是新文創在下一個十年的新起點!按箝單摹睉鹇缘耐瞥鰧⒂行Т龠MIP生態鏈的完善,真正從方法論和能力上,更系統、更長遠、更深入地進行IP開發,解決實踐中何時開發、誰來開發、怎么開發、人才供給的實際問題,進而提升IP產業的工業化能力。正如程武所說:“我們希望,通過成就IP、成就創作者、為中國文化產業提供最大價值!弊尯霉适略丛床粩,生生不息。


免責聲明:本文來自自媒體,不代表科技訊的觀點和立場

您可能感興趣的文章

精彩推薦
极品少妇被猛得白浆直流草莓,欧美丰满大屁股ASS,免费A级毛片无码樱桃视频,老熟妇真实网站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